当前位置:八闽IDC历史连城诀里二师伯为什么教狄云武功?狄云武功高吗
连城诀里二师伯为什么教狄云武功?狄云武功高吗
2023-01-17

让万震山怀疑戚长发偷拿了剑谱, 还教了他的弟子剑法。

这样就怀疑不到他了,虽然言达平没拿剑谱,但为了避嫌,也走了这样一步棋。

狄云未练成未练成神照经之前武功低微,连万震山徒弟都打不过,言达平所授的三招杀手虽然精妙,但又怎么能和经过无数人千锤百炼的血刀经呢?而神照经又被狄云在机缘巧合下练成,所以内力方面应该不输于丁典。

谈谈狄云的武功

狄云,主角中唯一兼修正、邪两派武功的高手。在梁老作品中,邪派内功易于速成的同时,往往存在着走火入魔的危险。金老作品却非如此,邪派内功虽然也可速成,但却没有走火入魔之患。一般只有功力不够,强行练功而走火。

正邪合一,也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但觉这苦头陀的招数甚是繁复,有时大开大阖,门户正大,但倏然之间,又是诡秘古怪,全是邪派武功,显是正邪兼修,渊博无比】。类似赵半山的理论,用正为根基,用奇为变招。当然,这个“邪”是没有一定之规的。【袁承志将一柄金蛇剑使将开来,八成是华山正宗剑法,偶尔夹着一两下诡异招式】。

一、内功:

【原文一】:《神照经》内功乃武学第一奇功,他自在狱中开始修习,练之已久,此刻一旦豁然而通,内息运行一周天,劲力便增加一分,只觉四肢百骸,每一处都有精神力气勃然而兴,沛然而至,甚至头发根上似乎均有劲力充盈。

点评:《神照经》易练难精,一旦练成威力奇大。丁典自幼学武,武术世家,本身悟性也不低,却也12年才练成。而一心想报仇的狄云,悟性平平,更应了那句话:欲速则不达!如不是机缘巧合,打通任督二脉,何日练成还不一定呢。至于《神照经》能将死人医活,这里就略过了。

【原文二】:翻到第二页,见上面仍是绘着这个裸体男子,只是姿式不同,左足金鸡独立,右足横着平伸而出,双手反在身后,左手握着右耳,右手握着左耳。一路翻将下去,【但见这裸体人形的姿式越来越怪,花样变幻无穷,有时双手撑地,有时飞跃半空,更有时以头顶地倒立,下半身却凭空生出六条腿来。】

点评:《血刀秘籍》全有图谱,否则狄云也不会这么快练成。

【原文三】:花铁干武功高,应变速,被狄云一掌震倒,随即跃起,第二掌又击了过来。狄云不及站起,只得坐着还了一掌。他虽坐着,掌力丝毫不弱,又是蓬的一声,狄云被震得翻了两个筋斗,花铁干却腾腾倒退三步,胸间气血翻涌,心下暗惊:“这小恶僧内力如此深厚!”但两掌交过,知他掌法极是平庸,忌惮之心尽去,斜身侧进,第三掌又击了过去。

点评:说到比试内功,花铁干就不是对手了。神功初成的狄云,同样有内力发挥不够充分的现象,但已经不是花铁干所能敌对的了。

【原文四】:雪谷中兀鹰不少,偏又蠢得厉害,眼见同伴接连丧生在狄云掌下,却仍不断地下来送死。狄云内力日增,掌力亦日劲,【到得后来,已不用躺下装死,只要见有飞禽在树枝低处栖歇,或者从身旁飞过,便能发掌击落】。雪谷中时有雪雁出没,能在冰雪中啄食虫蚁,躯体甚肥,更是狄云和水笙日常的口中美食。

点评:估计狄云、花铁干没有想到殷梨亭的方法,或者金老想难为一下“花大侠”。

【原文五】:只见万震山又挺剑向言达平小腹上刺去,言达平身子摇晃,已闪避不开。狄云手中铁铲轻轻一抖,一铲黄泥便向万震山飞了过去。【泥上所带的内劲着实不小,万震山被这股劲力一撞,登时立足不住,腾的一下,向后便摔了出去】。众人出其不意,谁也不知泥土从何处飞来。【狄云几铲泥土跟着迅速掷出,都是掷向点在壁上的松明和油灯】,大厅中立时黑漆一团,众人都惊叫起来。

点评:这几铲子土,力道及猛,准头也佳。

二、轻功:

【原文六】:【言达平伏在他背上,只觉耳畔生风,犹似腾云驾雾一般,恍如梦中,真不信世间竟有这等武功高强之人】。狄云负着言达平,攀上了这一带最高的一座山峰。山峰陡峭险峻,狄云也从未上来过。

点评:一点轻功基础没有的狄云,速度之快,全依赖于深厚的内力。

【原文七】:第二天早晨,江陵南门旁的城墙上,赫然出现了【三行】用石灰泥书写的数目字。【每个字都是尺许见方】,远远便能望见,“四、五十一、三十三、二十八……”奇怪的是,这几行字离地二丈有余,江陵城中只怕没那么长的梯子,能让人爬上去书写,除非是用绳子缒着身子,从城头上挂下来写。

点评:狄云既不像张翠山有银钩可用,也不像何足道,书信放上面即可,难度可想而知。

三、武技:

《神照经》:

【原文八】:丁典这时的内力其实早已远在那道人之上,只是要试试自己新练成的神功,收发之际到底有何等威力,才将他作为试招的靶子。那道人本已累得筋疲力竭,油尽灯枯,这半碗冷水泼到后脑,一惊之下,但觉对方的内劲汹涌而至,格格格格爆声不绝,肋骨、臂骨、腿骨寸雨断折。他眼望丁典,说道:“你……你已练成了‘神照经’的……大法……那……是……天下……天下……无敌手……”慢慢缩成一个肉团,气绝而死。

《血刀内功》:

【原文九】:这《血刀经》乃血刀门中内功外功的总诀,每一页图谱都须练上一年半载,方始有成。但狄云任督二脉既通,有了《神照功》这无上浑厚的内力为基础,再艰难的武功到了手中,也是一练即成。他练了一式又一式,越练越是兴味盎然。

点评:将正、“邪”两门内功集于一身,狄云乃第一人。

《血刀刀法》:

【原文十】:原来狄云虽恼她怀疑自己,仍是担心花铁干去而复回,前来加害于她,因此守在不远之处,续练血刀刀法。【他掷出飞刀,居然将兀鹰斩为两边,血刀斩死兀鹰后,略无阻碍,又飞了十余丈,这才落下】。这么一来,他这招“流星经天”的刀法又已练成了。

点评:这《血刀刀法》每一招都是在决不可能的方位砍将出去,很是玄妙。狄云练过一些粗浅功夫,但与《血刀刀法》相比,相差就太远了。

《连成剑法》:

【原文11】:第一招是“刺肩式”,敌人若是一味防守,那是永远刺他不着,但只要一出剑相攻,立时便可后发先至,刺中他的肩头。第二招:“耳光式”,便是那老丐适才剑交左手、右手反打他耳光的这一招。这一招古怪无比,就算敌人明知自己要剑交左手,反手打他耳光,但闪左打左,闪右打右,越是闪避,越打得重。第三招是“去剑式”,适才老丐用竹棒令他长剑脱手,便是这一招。

点评:《连成剑法》确实神奇,只是可惜狄云只学了三招。

四、实战:

【原文12】:花铁干哪料到这武艺低微的“小和尚”居然会奇兵突出,蓦地来这一下巧招,急忙转头相避,拍的一声,还是给这一掌重重击在颈中,只震得他半身酸麻。狄云一怔,心道:“这是那老乞丐伯伯教我的‘耳光式’!”他一招得手,跟着便使出“刺肩式”和“去剑式”来。花铁干叫道:“《连城剑法》,《连城剑法》!”

点评:《血刀刀法》配以三式《连成剑法》,如袁承志一般,于堂堂之阵中奇兵突出。

【原文13】:他说话之际,汪啸风左二剑,右三剑,接连向他疾刺五剑。狄云若无其事的斜身闪开,心中奇怪:“这人从前武功很好,怎么半年不见,剑法变得这么笨了?”眼见对方的快剑渐感难以应付,【当下伸指一弹】,铮的一声轻响,中指弹在剑刃之上。【汪啸风只觉虎口剧痛,长剑脱手落地】,忙俯身去拾。【狄云伸掌在他肩头一推,这一掌并没使多大力气,不料汪啸风竟然抵受不住,给他一推之下,登时几个筋斗向后翻跌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撞上山洞的石壁】。

点评:此时狄云不仅武功大成,见识也不知不觉大长,与对手过招,首先会观察对手破绽。【狄云从未见万震山显示过武功,这时见他这一招刺出,狠辣稳健,心中暗想:“这一剑好象没有漏洞。”【狄云此时武学修为已甚是深湛,虽然无人传授,但在别人出招之时,自然而然地首先便看对方招数中有什么破绽。】】作为金书众多主角中,唯一一位兼修正、邪两派武功的他,大成之时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