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闽IDC历史日本英雄的落日:山县有朋的人生经历
日本英雄的落日:山县有朋的人生经历
2023-01-17

山县有朋出生于荻城下的阿武郡川岛村(现山口县荻市川岛),父亲仅仅是一名身份低微的仓库警卫员。山县有朋自小不爱读书,每日以舞刀弄枪为乐。所谓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热爱耍枪的山县有朋在少年时代便成为一名枪术名家。日本英雄的落日,明治时代的象征山县有朋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山县有朋是山县家的长男,本来要顺理成章地继承父亲的警卫员工作,但因为他枪术精湛,他被藩厅看中,成为京都派遣组的一员。当时的京都乃是风暴的中心,来自全国各地的攘夷志士们齐聚京都,远处一隅的长州藩厅生怕错过政局变动的关键信息,专门派遣小组前去搜集情报。于是,安政五年(1858年)7月,山县有朋和伊藤博文(时名伊藤俊辅)等6人踏上了上洛的旅程。 一直生活在荻城下的山县有朋原是个犟头犟脑的少年,他粗鄙不文,甚至连尊王攘夷的“尊”字都不会写。可是,突然从乡下来到繁华的京都,得以与各地志士来往,他在短时间内接触到太多太多的新鲜事物,一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久坂玄瑞时为长州志士们的智囊,他见山县有朋懵懵懂懂,便经常和他讲解尊王攘夷的道理。9月,山县有朋等回到长州荻城,那时的他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攘夷派。

回到荻城后,山县有朋不久便进了吉田松阴的松下村塾学习。山县有朋的性格并非吉田松阴所喜,但介绍他入学的人乃是吉田松阴最喜爱的弟子久坂玄瑞,吉田松阴自然不会拒绝。松下村塾中英才济济,吉田松阴也经常在塾中点评各位弟子的性格和行事。他把久坂玄瑞比作朝堂高官,把高杉晋作比成蛮牛,把入江九一比作木刀,却把山县有朋比作一窍不通的棒槌。被师傅如此轻视,当时山县有朋的沮丧心情可想而知。不过,虽然不被欣赏,山县有朋却对吉田松阴十分尊敬,终生以“松阴先生门下生”为傲。吉田松阴的诸位弟子多是正经长州藩士出身,足轻家庭出身的伊藤博文已是异类,而山县有朋的出身较伊藤博文更次。虽然时值幕末,原本严苛的身份制度已经大大弛缓,但藏元附中间(仓库警卫员)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仍是难上加难。 在幕末时分,长州藩内斗不断。以高杉晋作等人为首,主张攘夷的“正义派”与主张服从江户幕府的“俗论派”势均力敌,双方各不相让,也令藩政时有摇摆。文久三年(1863年)5月10日,长州藩在关门海峡炮击外国船只,引发了美国和法国的反击,“下关战争”就此爆发。传统的武士们战斗力低下,在洋人面前不堪一击。为了抗击外敌,高杉晋作组建了“奇兵队”。“奇兵队”中身份混杂,僧俗兼有,贵贱不问,山县有朋也因此得到了发挥才能的难得机会。

“奇兵队”虽然战斗力不弱,但队士出身不佳,始终受到由正规武士组成的撰锋队压制。同年12月,奇兵队和撰锋队终于起了冲突,在混战中,一名撰锋队队士被袭身亡。长州藩厅追究下来,身为奇兵队总管的高杉晋作只好引咎辞职,山县有朋和赤根武人担任了军监。赤根武人为人现实,主张与“俗论派”讲和,却因此遭到攘夷志士的怀疑,赤根武人只能远走避祸。赤根武人远遁后,山县有朋成为奇兵队的实际控制者。元治元年(1864年)8月5日,为了报复长州藩的攘夷行动,英国、美国、法国、荷兰四国集结了17艘军舰,向长州藩的下关发动了连续炮击。因在不久前的“禁门之变”中大受打击,面对列强的猛烈炮击,长州藩兵几无还手之力。山县有朋率领奇兵队参加了战斗,但在洋式火炮面前,挥舞着刀枪的队士们战斗力略等于零,连山县有朋也受了伤。四国舰队连续炮击1小时后,长州藩设在下关的炮台全部被摧毁。次日,四国军队登陆,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下关炮台。亲眼看到了洋人们的新式装备,山县有朋深感长州军备已然落后了百余年,他也从一个激进的攘夷派迅速转变成开国派。

可是,笼罩在长州藩头上的厄运似乎并没有完结。长州藩一直高调攘夷,本已让公家的“公武合体派”深感不快,而长州藩吃了“八一八之变”的苦头后不思悔改,还铤而走险发动“禁门之变”,更让京都的孝明天皇怒不可遏。他命令江户幕府集结军队,讨伐长州“朝敌”。刚被四国舰队打得一败涂地的长州藩眼看又要陷入苦战。9月25日,长州藩召开了大型会议,讨论藩政应该何去何从。会议结束当晚,属于“正义派”阵营的井上馨遇刺,伤势垂危,同情“正义派”的长州重臣周布政之助自尽,长州藩政再次被主张服从江户幕府的“俗论派”所控制。听到情势危急的消息,在藩外避祸的高杉晋作冒险回归长州,并于12月16日起兵,立誓要夺还藩内大权。听说高杉晋作起兵的消息,伊藤博文立即前往,山县有朋也带领奇兵队响应,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长州藩政重新回到倒幕开国的轨道上。

庆应元年(1866年),山县有朋正式成为奇兵队总管。在江户幕府发起的“第二次长州征伐”中,山县有朋在高杉晋作与大村益次郎的指挥下英勇战斗,被公认为长州志士中首屈一指的实战人才。在明治政府统一全国的“戊辰战争”中,他先后被任命为北陆道镇抚总督参谋和会津征讨总督参谋,他在东北打了一系列硬仗,显示出优异的指挥才能。

明治维新成功后,政府论功行赏,山县有朋也被封了600石。在人才济济的明治政府中,山县有朋只是个后辈,远远算不上头面人物。不久,他就被派去欧洲游历,任务是考察各国的军事制度。当时陆军的实权人物乃是长州出身的大村益次郎,他有意废除陈旧兵法,建立征兵制,推行全民皆兵,力争建立西洋式的先进军队。可是,大村益次郎的改革激起了士族们的不满,大村益次郎在京都遇刺,不久不治身亡。考察归来的山县有朋继任陆军大辅,在西乡隆盛的支持下继续推行军事改革。

在江户时代,平民并没有服兵役的义务,所有的军事任务都有武士承担。可是,初初建立起的征兵制将服兵役定为普遍义务,只有长子和养子才能被豁免。明治政府的蛮横政策引起国民的极大反感。与此同时,政府官员又频发贪污腐化丑闻,更让明治政府的形象雪上加霜。

大村益次郎遇刺后,山县有朋已经成为陆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在幕末,长州志士们侵吞公款实属平常。明治维新后,长州阀官员也在金钱上素来散漫,山县有朋自然也沾染了这样的习气。他在成为陆军大辅后仍然恶习不改,终于酿成了震惊全国的大丑闻。

明治五年(1872年)11月29日,陆军省的御用商人山城屋和助在陆军省办公室内切腹自尽,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的议论焦点。坊间议论纷纷,都说山城屋和助的自杀与陆军大辅山县有朋脱不了干系。

山城屋和助原是长州奇兵队的成员,算得上是山县有朋的老部下。明治维新成功后,山城屋和助脱下军装,在横滨开了店铺,成为一位贸易商。因与老上司山县有朋私交甚笃,他便顺理成章地成了陆军省的御用商人,专门负责购买军需品。山城屋和助凭着陆军省源源不断的订单赚了大钱,但他仍不满足。他见国际生丝市场繁盛,灵机一动,起了投机的念头。山城屋和助通过山县有朋挪用了陆军专用的公款,开始大手笔地开设生丝工厂,试图借此赚取高额利润。但是,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普法战争勃发,生丝价格一落千丈,山城屋和助所挪用的公款被亏得一干二净。他找到山县有朋哭诉,为了帮助山城屋和助弥补亏空,山县有朋又暗中挪用了公款借给他。山城屋和助带着巨款来到法国,试图重新投资。但是,在法国,山城屋和助依然花钱大手大脚,不改奢华习惯。日本驻法公使见此人形迹可疑,便向外务省通报。外务省经过一番调查,发现山城屋和助的资金来自于山县有朋——山县有朋一共挪用了65万日元,相当于当时陆军预算的十分之一。

事发后,为了避免追究,山县有朋匆匆将山城屋和助召回日本,逼迫他还清所有欠款。可是山城屋和助的店铺已在破产边缘,根本无力偿还。山城屋和助四处求告,可曾与他关系密切的长州阀官员都与他断绝了关系。11月29日,山城屋和助将所有证据文件付之一炬,最后一次前往陆军省请求山县有朋帮助,可山县有朋拒绝与他相见。绝望的山城屋和助在陆军办公室切腹自杀,事情的真相也被埋葬。

因山城屋和助焚毁了所有证据,山县有朋得以全身而退。纵然如此,当时舆论如沸,他也只能引咎辞职。可是,因为军事人才缺乏,2个月后,他又被提拔为陆军卿。之后,山县有朋一手创立了参谋本部,直接促成统帅权的独立;他又推动了军人敕谕的发布,让军队日益特殊化。可以说日本陆军的方方面面都留下了山县有朋的影子。

明治十年(1877年),“西南战争”勃发,明治政府的元勋、“维新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终于举起了反旗。对于山县有朋而言,西乡隆盛实在是特殊的人物。于公而言,他是维新的大功臣;于私而言,他又是自己的恩人。在他接替大村益次郎担任陆军大辅时,正是因为西乡隆盛的帮助,他才得以顺利推行军事改革。而山城屋和助的丑闻爆发后,同在陆军省任职的桐野利秋(原名中村半次郎)激于义愤拍案而起,想要将罪魁祸首山县有朋一刀两断。桐野利秋曾是“幕末人斩”之一,出刀之快人尽皆知。西乡隆盛闻讯赶来,厉声喝止了已然持刀在手的桐野利秋,这才救了山县有朋的性命。但是,西南战争爆发后,山县有朋并未有分毫手软。在接到大久保利通“严厉镇压”的命令后,他立刻率领镇台军奔赴战场。

从幕末时分起,萨摩士族便有“最强武士”的美誉,西乡隆盛更是全国士族崇拜的偶像,听说要与萨摩人交战,士兵们都惴惴不安。山县有朋为他们打气,让他们不要多想,只管迅速开枪,再强的武士也抵挡不住枪弹。山县有朋集结了大量军力,动用了巨量洋式枪炮,最终取得了西南战争的胜利。他也因此被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成为名副其实的陆军一号人物。